s号恰

无聊水贴😏


沈教授和赵处蜜月旅行去了

🤷🏻‍♀️就把丸子头面面留给我吧

让我带面面私奔到龙达啊哈哈哈哈哈

裴文德x面面 色气向小甜文第二弹


第一弹 文在此 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_eff9d193

野生画师完成50%强行自行配插图 :
法海辑妖传 裴文德 /白宇

镇魂 面面/朱一龙

—————


「放开我!」被铁链禁锢在天柱上的白衣少年扭动着腰肢,却依旧无法撼动被施法的锁链,如玉般温润的雪肌摩擦着泛着寒光的粗铁链,看上去倒添了一丝诱人的味道。


裴文德正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,

「我说过你再闯祸,就把你锁住。」


「我又没答应过…放开我」


呵,裴文德轻声嗤笑,并不理会少年。


「你再不放开,我就…」


敏锐察觉到裴文德迅速的贴近,少年的跋扈不幸被堵在了喉间。


双腿被裴文德的膝盖强行顶开,少年不得不向后弓起了身子。两人贴得如此近,少年能感受到喷洒在面庞上的鼻息。这样零距离的接触和微妙的姿势,让少年面颊迅速蹿上薄红。


「继续说。」裴文德没有停止对少年的戏谑。


「我…我不过是吞噬了你降伏的妖物!你降妖、我也除魔,你凭什么锁我。」少年在无谓的挣扎,依然嘴硬。


「哦?」裴文德并不理会,手指有力的擒住少年的下巴,指尖顺着少年修长纤细的颈子一路轻佻的滑过,落到起伏着的诱人胸口。



极轻的触感,少年却连心跳都被撩拨的有些不稳。


啊…少年自口中溢出未来及掩饰慌乱又甜美的声音。本是恶意逗弄少年而已,但少年的反应却让裴文德体内窜起热浪。


果然是个妖物,竟能在不经意间能乱我道行。裴文德蓦得推开少年,却惊见少年的眼底闪过哀伤。


只是这一猛推让少年剧烈的呛咳起来。


「别装了,小怪物。」裴文德言语里满不在意,可目光却像自己有意识一般,被少年牢牢吸引。


不对劲,他怎么呛咳得如此厉害,是旧疾犯了吗,还是受了暗伤?


眼看少年脸色如纸般苍白,张着嘴像被噎住似得几乎无法呼吸。裴文德强自伪装的冷锐一扫而空,挥手施法解开铁链,冲上前将失去支撑颓然倒下的少年揽入怀中。


「喂!小怪物!」


忽然感到妖力四起,裴文德一惊正要撤身施法,却仍迟了一步落入少年的圈套。刚刚怀里虚弱的病娇少年,此刻却没事一样站在眼前,正哈哈大笑。


「哈!求饶就放了你!」少年一脸得意狡黠的笑。


角色互换,此刻被铁链禁锢的裴文德却毫不慌乱,面带着睥睨,既不言语、也不挣扎。


少年本就是虚张声势,只是对方神态自若全然不为所动,这下反倒有些恼。不知死活的少年怀着报复的恶趣味贴近裴文德撩拨,指尖触到青筋凸起的手背,沿着手臂向上滑动。


唔…他经过锻炼和日晒的柔韧肌肤,对指尖好像有着天然的吸引力,触感居然妙不可言。不知用舌尖品尝会是什么味道?少年鬼迷心窍的思索着,不自觉的轻舐上裴文德颈上跳动的脉搏。


…只是哪里不大对劲,为何同样的姿势,互换的角色,自己倒像是在投怀送抱?


明显感受到裴文德呼吸渐粗,身体腾起高热,似从内部燃出火焰,少年满意得露出坏笑,耳边却传来裴文德压低了的嗓音,「你真以为能困住我?」


少年片刻的狐疑,瞳孔骤缩。当反应过来时,自己已被裴文德扑倒在地,牢牢压制在身下。


困住裴文德的封印已破,此刻铁链被粗暴缠绕束缚上少年纤细的手腕,少年受制于人毫无招架之力。


「放…放开我」少年的声音微颤,心乱如麻。对方的视线仿佛带着炙热的高温穿透了自己身体,少年低垂眼帘不敢对视。


当暴烈的吻猝不及防落下时,少年还是懵的。


「小怪物,我警告过你,别搓火。」


少年被压制住的身体只能微微扭动 ,嘤咛着以示抗议。


「不…不要…」


然而口是心非的拒绝更像一剂催化剂,撩拨起彼此的情欲。


「我真想亲手将你撕碎…」裴文德擒住少年优美的下颌狠狠地说,少年的模样脆弱又美丽。


少年纤细雪白的手腕被捆绑的铁链摩擦, 蹭破了皮肤浮起令人心疼的一片红肿。被肆虐过的淡色蔷薇般的唇也呈出娇艳的石榴红色,微肿的唇无时无刻不在诱人犯罪,简直忍不住更进一步凌虐他。


渐渐放弃了所有抵抗,被骇浪席卷的少年犹如溺水之人抱住浮木一般,意乱情迷紧紧缠绕上眼前的人。


「别丢下我,」大脑出现片刻眩晕,少年在迷乱间自口中吐露真心,「我以后都乖乖听你话,好不好…」


然而少年却没得到期盼中的回应,不禁感到心酸落寞,却又不得不追逐着本性被卷入更深的欲望漩涡,在对方高超的挑逗下溃不成军迷散狂乱。


少年的喘息里几乎带着哭意,覆在身上的人却悄然撤开了。余韵中涣散着的少年,在冰冷地面挣扎不得浑身颤抖,心也因此跟着沉入更深的黑暗。


早知不动心,早该不动情,人妖殊途,不可结缘。可明明知晓,却仍忍不住接近、试探 、越界而后沉沦。


缠绕着沉重锁链的手腕忽然失去了束缚,传来湿热的触感。


裴文德解下少年的锁链,用唇舌轻柔的舔舐着少年被蹭破轻微红肿的手腕。


少年冰凉一片的心蓦然激起暖流,缓缓睁开羽睫覆盖的美目,眸底倒映出裴文德的脸。


裴文德炙热低沉的声音,就在耳边

「这可是你说的要乖乖听话,再闯祸,我就锁你一辈子…」

少年的心不知怎么,像被什么撩拨搔刮,忽然酸疼不已。瞬间卸下了所有的张牙舞爪和虚张声势,双眸不争气的浮起泪雾。


只是渗出的泪还未滴落,就被温热的舌尖卷去。裴文德趁着少年还未及反应,又沿着修长白皙的颈项印上无数个温柔的吻,直到停留在少年砰然跳动着的胸口。


嘶…少年吃痛的嘤咛,才发现胸前被恶意的轻轻咬噬,留下一片被蹂躏过的红。


少年羞红着脸,月下缠绵着的二人,似乎也终于默默交换了彼此真实的心意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
那啥有彩蛋



【冬】

公子景/朱一龙

润玉 /罗云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雪纷纷扬扬落下来,没有声音,少年静默着感受悄然无声的世界。


少年其实很喜欢雪。有时少年会从屋子里跑出来,感受白雪从头顶将自己覆盖,这样的体验总让他感到由衷的快乐。


少年一个人待的时间太久了,好想见见他人。就算不是人,神鬼妖魔也罢,飞禽走兽也好。


那人离开多久了?少年刻意忘记了。只是,好寂寞。

他会再来吗?又回到一个人的时光。好像,更寂寞。


少年在雪中行走,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四面的光线映照下的雪,瑰丽无比。有时阳光从后面照过来,无数闪耀着的雪花结晶折射着光线,就像光谱一样发出细微的七色光芒,实在非常漂亮。


少年被这景色迷住了心窍,在绵延不断的雪一直漫无目的的走着,迷失于美轮美奂,直至夜里。


少年陷入广袤的雪景深处,不知何时倚着树干疲惫睡着。少年的脸因寒冷而苍白清透,夜里的雪像是白朦朦的烟雾,将少年包裹在一片泛起的光亮里。


少年的心再也藏不住那人,在梦里一遍一遍画着他,可一遍一遍却总也画不好。明明自己拥有奇妙的异能,只要用笔绘出任何事物,便能让其栩栩如生。为何自己偏偏画不出他?


那人的眼尾捎带着的一抹晕染的红,时而妖冶时而郁悒,一颦一笑仿佛就在眼前,生动着。如果我画出他,他会不会从画里走出见我…


少年着急起来,却仍然陷入梦魇无法抽离。


只想再见你一面,哪怕只有一次也好。只需一面,我就可以把你绘于画中,藏于心底,即使永世带着诅咒独行,不死不灭,我也会甘之如饴饮下这孤独,从此不再煎熬于寂寥。


少年的心愿过于强烈,秀美的脸庞蹙起了眉。一滴泪自少年眼角滑落,在雪夜里犹如水晶一般折射出剔透的光。


泪,却被一个吻接住。那个温热的吻印在少年的雪肌上,给冰冷的少年注入丝丝暖意。


「景…」有人在轻唤。


少年睁开被雪绒花覆盖的羽睫,一时分不清眼前这是梦境,还是心中描绘了千遍的画卷。曾许下心愿满心期待,反却胆怯着真实的相遇。


「从今后,你不再是无魂无魄,不再是不死不灭…你会伤、会病、会疼、会困于情欲…你可别恨我。」


恨?少年满心只有欢喜。原来,他离开竟是为破我诅咒、解我封印。少年的眼眸缓缓模糊晕开泪雾。


那人执起少年的手裹入温柔掌心浅笑着,雪悄然飘落,在少年透澈的眼眸中,风雪已停息…


从此,

少年不需画影,那人也不再独行,

天高海阔,幸得你相和,轮回成新章。


[完]

——————

【春】 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_12a34aa9f

【夏】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_12adf7d04


秋还没写,冬的灵光来了…呃。就酱


罗非x傅红雪

新边城浪子 朱一龙 傅红雪/绅探 白宇 罗非

当罗非x傅红雪的脑洞穿越文看,或当巍澜角色扮演之芥子世界看,均可。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冬日城里下了一场好大的雪,白雪湮没一切,万物俱寂。


雪没见过这样的雪,眼神里透着孩子般的好奇,忍不住推开窗眺望银装素裹的世界。寒风冷冽卷带着飞扬的雪花将阿雪笼罩,因寒冷而瑟瑟微颤的阿雪却一直伫立窗口。

 
 

一双手从背后把雪揽进温暖的怀里,顺带关上了窗。

 
 

「你傻不傻,下雪了冷…」

 
 

「没事…」

 
 

「你有没有事我说了算。」

 
 

雪哑了口,黑耀石般的眼眸倒映出罗非的身影,而罗非的眼眸却空洞无物。雪神情有些黯淡,默然垂下眼,转身扶住罗非的腰肢。

 
 

「你怎知下雪?」


「推理啊」罗非的口吻轻松像在谈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儿,「瞎了我也是神探。」



罗非失明是在缉拿连环凶犯时出的意外。

 

那日雪擅自跟着单枪匹马前去缉凶的罗非,暗中作他的影守,意外为护罗非而中枪。

 
 

幸而巡捕房及时收到线报,赶到时连环凶犯已毙命,全身浴血的罗非怀抱着重伤晕迷的雪喃喃呼唤,神情空泛。

 
 

没人知道雪受伤后发生了什么,连罗非自己也记不大清。罗非头部受伤也不仅是丢了那段记忆,还失明了。只是医生检查后发现并无异常,只能推测是缉凶时不慎撞击脑部,淤血未消导致的短暂失明。至于何时会复明并无结论,总之束手无策,保守休养听天由命。

 
所幸重伤的雪昏迷了数日死里逃生,期间失明的罗非寸步不离的守着。而当雪终于清醒并逐渐康复,又换他寸步不离的伴着失明的罗非。 
 
 
 

罗非虽失明,却几乎没影响到他的行动能力,好像靠着推理,就可以料理一切日常。不仅如此,心思仍全在探案上,巡捕房离了罗非群龙无首,罗非也乐于暗中相助。


尚未完全康复的雪,不出意料的被罗非严令禁止再擅当影守。可陪伴着罗非、本就对这世界感到陌生和戒备的雪,自己却安静得像只被困住的笼中鸟。

 
 
 

「大雪就快停了,走吧!」

 
 

担忧着罗非的雪恍过神来,「走?去哪…」


「带你去玩雪啊」


「…」不知谁刚刚连窗都不让开,「外面冷,你…傻不傻」雪反唇相讥。 
 
 

罗非笑而不语,只拖着雪的手腕往外走,「来,有东西给你。」

 
 


 

漫天大雪转微渐停,平时喧闹的街巷被皑皑白雪所覆盖万物俱寂,洗涤一切尘埃。空气冷冽吸入心脾却有说不出的畅快,雪有点贪恋这样自在的味道。

 
 

阳光挣破云层照射雪地,一声嘶鸣打破了宁静。雪转头望去,罗非牵着一匹黑马逆光而来。


这马周身黑黢没有一丝杂色毛色发亮,竟觉和黑衣黑发的阿雪的气质如出一辙,着实是匹难得一见的烈马。

 
 

「这是…?」雪的眼里闪着惊奇。

 
 

「礼物,给你。」

 
 

雪蓦得脸红一片,却又忍不住伸手抚上骏马勃发的肌肉,「你怎知我喜欢…」

 
 

「推理啊」罗非洋装淡定的说,「你不试试么?」

 
 

罗非说着打算帅气翻身上马,却一脚踏空差点摔落,所幸被眼疾手快的雪一把接住。


罗非这下得瑟不起来,顿觉尴尬。好在雪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马上,并没有讥笑罗非的打算。

 
 

「…」罗非试图化解「我现在这状况大概不适合骑马。」

 
 

雪脸上转瞬的欣喜消散,惆怅着不无担忧的望向罗非,「没事,我们一起」

 
 


 

雪后初霁,冬日清冷澄澈的空气,新鲜的让人不由得爽快。雪久未骑马驰骋,更何况是在难得一见的雪地里,不禁放松的展露出久违的笑颜。


马背上的罗非从背后紧紧揽住雪的细腰,臂弯里阿雪的腰肢柔韧的像鞭子。罗非感受着它生机勃发的律动,一边心驰神往一边又有些暗自懊恼,没想到平时淡然的雪,动起来这么野。

 
 

或许是察觉到身后罗非极力掩饰的紧张,雪收紧缰绳放缓速度,勒马于湖畔。罗非趁机翻下马背,匆忙间却不慎一头扎入松软的雪地。

 
连续出糗,让罗非自诩冷静干练的探长形象荡然无存。雪看着他这样的窘样,低头无声轻笑。 
 


 

罗非却敏锐捕捉到那极轻的笑,干脆仰躺在雪地里不起身。在雪毫无防备探身凑近时,一把将猝不及防的雪拖入柔软雪地。

 
 

雪在微微惊诧之后,就地展开了反击。二人在雪地里翻滚嬉闹终于闹累,并排仰躺在阳光下闪闪鉴亮的雪地里大口喘息着,不约而同笑起来。

 
 
远处群山叠嶂,目光所及都是一望无际的雪原,穿透风雪挣脱桎梏洒向雪地的阳光,也变得和煦起来。 
 


 

雪长久以来封印压抑的感情,在雪后天晴的冬日暖阳里逐渐释放开来,脸上的表情就像小孩一般纯净,毫不掩饰的对眼前景致的好奇和对眼前人的莫名眷恋。


罗非像是有心灵感应忽然转头望向雪,雪觉得自己一瞬间尚未藏好的真心,完全暴露在罗非面前。

 
 

还好…自己这样失态罗非看不见,雪暗想着松了一口气,面带羞涩默然垂首。

 
 

罗非却没等雪反应,攥着雪的手腕将他拖进自己怀抱。

 
 

「我记得那边树下好像有只小舟」罗非轻快转身朝着湖畔方向

 … 
 
 
 

小舟似箭划开浮着雪片的平静湖面。

 
 

「我们就是在这湖畔相遇的吧,那时你差点溺死」,罗非失明的眼睛望向雪,雪似有一种被他的目光探至心底的错觉。

 
 

「我全部的过去,都葬于湖底…」

 
 

相识数月,这是雪第一次谈及过往,虽然语焉不详,但罗非却在冰山上窥见了罅隙。

 
 

「总有一天,我瞒你的事都会让你知道」雪脸色苍白,微微咬着下唇。

 
 

罗非像是感受到了雪内心的挣扎和愁苦,朝着雪的方向摸索着张开了手。


雪的意识还逡巡于万劫不复的往日回忆,却被罗非伸过手来一下拉入怀中。

 
 

下一秒,罗非温热的唇覆盖上雪。

 
 

「别想那些,雪,有我在…」


雪的斗篷掀开一角露出撩人情欲的冰肌,罗非的手指顺着雪微敞的斗篷,从纤细的锁骨下滑至胸前。


雪的肌肤接触到冬日的清冷空气一下紧绷,却又散发出柔艳光泽。雪自口中溢出甜美呢喃,无法控制的轻喘着,手臂紧紧攥住罗非的衣角微微战栗。


无法思考,无法抗拒,无法言说。

满身满心,只想靠得再近再近些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初始的脑洞只是一个灵光乍现的片段,后来一个变成数个。

写都写了,故事总要说完。

脑洞碎片和碎片间暂无起承转合,短篇前文有兴趣见合集,玩弄手绘板配阿雪图。

就酱。

【夏】

公子景x润玉

拉郎配脑洞短文 

就想为两枚内心温润然命理注孤的小公子加点甜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『夏』 



阳光透过摇曳树影洒下一地斑驳,白衣胜雪的少年穿行其中,好奇的四处张望。


这里好奇怪,明明是盛夏,却有凉风拂面,淡香沁入心脾。


「又见面了 」


树影下的少年转过身来,一个身影被光晕笼罩中,少年微眯双眼,待看清来人,眼神霎时明亮「是你!」


那人翩翩而来,依旧气质如玉,似世间少有的尤物。仔细端详,那人的眼尾捎带着一抹晕染的红,又平添了些妖冶。


「这是哪?」少年问。


「不是人间。」那人答。


一簇簇粉红色小绒花随着清风飞舞旋转而下,少年的视线追随着小绒花,才发现正伫立于一颗枝叶繁茂的合欢树下。


合欢枝叶间的粉色绒球被微风温柔卷动,缤纷飘落二人肩头,好像初识那天漫天花雨的景象,少年不禁有些恍神。


那人好像知晓自己的一切,可自己对他却几乎一无所知。只是虽满怀着好奇,又不知如何开口,于是少年沉默着。


「小仙来自何方?」良久,那人终于开了口。


「我…不是什么小仙」少年双眸染墨,眼底的光芒敛入暗沉「…也非来自人间。」


「哦?」那人嘴角勾笑「小仙倒颇有仙人之姿。」


口中吐露不经意的称赞,却让少年心意慌乱起来。少年低垂下眼帘,眼角偷偷追随着那人的身影。


「…叫我景就好」少年心如擂鼓,开口却宛如蚊音。


「小仙即不是人间之人,那日为何流连人间?」那人似乎并未听见,也未唤其名,少年的心里竟隐隐有些失落。


「我…乃不祥之人,世人皆惧我。」


「哦?」那人言语里全无惊讶,神情倒添了一丝柔和。


千百年间,少年早已习惯了孤独。忽于混沌中瞥见触手可及的光,被孤独湮没的心却不敢太过靠近和依赖,怕终是梦幻泡影一场而已。


「我既非人亦非妖,我因我犯下的过失被世人诅咒,不死不活不生不灭。」少年极少如此话多,但又极少会有这样的心意畅快,「一千年,无人可见我,无人与我有缘…为何你可见我?」


「因为我也和你一般,是万年孤独的命理,日日年年一个人而已。」


那人用极不经意的语气吐露出真心意,少年着实感到讶异。少年偷瞄那人的侧脸,却瞥见那人眼角的那抹红,似乎正围绕眼周晕染开,从妖冶转为郁悒,竟有种欲泣的错觉。


「…你也一个人吗?」少年的眼底藏着同样的落寞,「我也一个人」


「哦?」那人侧头浅笑,似漫不经心的说「那小仙可愿留下」


少年蓦然抬首,对视上那双深邃黑亮的眼睛,那人眼角那抹红此刻竟生动起来,其华灼灼。


少年竟忘了如何开口回应,像被摄住了魂魄,其心悠悠。


那人轻笑起来,忽然起身隐入影影绰绰的树影中。


那身影渐行渐远,也带走一瞬点亮少年的光影。少年滞在原地,终于默默垂下首,懊恼着攥紧手心,他为何总是来去一瞬,好想…再多留他一秒…


陷入遐思的少年忽然被一团柔和的粉色笼罩,不知为何合欢树上小绒花尽数飘散而下,少年被眼前的景象惊到,转而又不免迷恋眼前的美妙。


待到粉色飘散,这才目瞪口呆的发现那人不知何时已转身回来,欣赏着他的窘迫哈哈大笑起来。


「你真有意思」那人微顿,朝着少年的方向伸出手…


「我叫润玉」


「来吧…景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配图ps

 

游戏《新倩女幽魂》朱一龙-公子景

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罗云熙-润玉


上篇公子景小短文,当时并没想好拉那个郎。

这篇既然拉了润玉,那就微调为二人之

《春》《夏》《秋》《冬》篇吧

《春》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_12a34aa9f

秋冬待脑洞

 


中秋节发糖!

镇魂脑洞漫画小剧场·第二弹


3张长图点开小手指往下拉哦+1张彩蛋


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哟 撒花🎉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一弹 教师节脑洞小剧场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_12a24c243

完全被邪恶又迷人的反派角色面面迷住,什么夜尊、什么鬼面、什么大boss,大概都是外表乖张下的虚张声势。


感觉面面就如同『夏目友人帐』里,那些呆萌直脑筋的小妖怪一般,一边张牙舞爪着,一边柔软脆弱着。


所以就用sai用手绘板,撸了一只治愈系的可爱面,也许就是我心中希望的他本来的模样😗❤️

一边画一边听着这首『一斉の声』

歌词好像温柔的小鬼王对兄控面面诉说,这么乱想着忽然觉得暖到不行…

分享喜多修平的单曲《一斉の声》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28661194/?userid=50153135 


又是这样的表情

你紧咬着嘴唇

试着隐藏内心的懦弱

蜷缩在双眼深处的你

这是你真正的内心


思念 哭泣 孤单 不安

为何怀抱着这样的痛苦

就悄悄寄放在我这里吧

如果没能马上这么做

那就一步一步来吧


背上没有翅膀的我们

只是注定永远无法飞翔


我会用尽声音呼唤你

(弟弟,哥哥带你回家~)

让你不再迷惘

让内心轻盈向上飞舞吧

乘着那阵风 齐声高呼

❤️

《不得》

 罗非x傅红雪

冷淡少年剑客被民国痞帅探长好好疼爱的故事。

当罗非x傅红雪的脑洞穿越文看,或当巍澜角色扮演之芥子世界看,均可。 


下一脑洞碎片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_12b250d15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血红色的花,在白皙如雪的肌肤上缓缓绽放。这景象凄美妖艳,好似他的名字。


「红雪…红雪」谁的声音呼唤着,近在耳畔又似远在天外。


被子弹贯穿的胸腔,正从伤处渗出鲜血不断蔓延。随着失血,意识也渐渐抽离身体…

 

世人都说傅红雪是神,是复仇的神。但当神不再是神、仇不再是仇、亲人不再是亲人、爱恨不再是爱恨,只剩下毫无意义冰冷躯壳里的自己,也许只有流血和疼痛才能证明自己活着。

 

然而那个把自己从湖里「救」上来的探长罗非,忽然把他领进一片光怪陆离的世界。一个傅红雪完全陌生的世界,没有边城、没有黄沙、也没有侠客,而在这里的自己,只有他。

 

那日,傅红雪的神魂都被粼粼湖面所吸引,恍惚之间缓缓走向湖水深处,却被偶然出现的罗非拉了回岸。回过神来才发现,湖还是那个湖,周遭却不再是那个周遭。 

 

对于陌生的一切,和陌生中莫名熟悉的罗非,傅红雪不免好奇和忍不住的想接近。

 

于是自作主张暗地里成为罗非的「影守」,在他不曾留意不易察觉的地方,如影守护。 

  

只是未曾料到,会有今日的局面。

 

在罗非猝不及防遭遇冷枪之时,傅红雪便完全凭着直觉,从暗处冲出把罗非下意识的护在身后。电光火石间,放冷枪的人已被自己斩于刀下,只是不知为何发现胸口已湿热一片…

  

后面的事傅红雪几乎记不清,罗非呼喊自己的声音像是隔了很远,自己的灵魂仿佛漂浮半空,冷眼旁观着不断失血的自己。

 

罗非…罗非…罗非…心里只有这个名字,他曾在月夜偷下让自己头晕目眩的缠绵的吻,他曾拖着手让自己竟在一瞬间想到天长地久。 

  

可惜故事尽头,总有告别的时候。因他而重生,为他而赴死。

 

生死一瞬,心底竟涌起了过往人生中从未尝过的暖意,为这离奇又注定的相遇,为他。

 
只是生生死死死死生生,傅红雪从未曾放于心上。

 

却在向死之时,死不得,又在濒死之刻,舍不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 
爱而不能得,生而舍不得,在「不得」间的冲突,让背负太多苦痛的阿雪剖开冷淡外壳生出七情六欲,初尝苦海翻起的层层爱浪。

【春】公子景脑洞文

 

一边玩图 一边撩动写脑洞文的心 

野路子玩一下

手绘板+sai 做了p1公子景图
vue+plota还做了动图不会发
~~~~~
『春』


花,开到荼蘼,漫天飞舞旋转而下。

 

少年漫步其中,眼里满是充斥的好奇。

 

原来人间这般有趣…


「你是谁」忽然一个声音传来

 

少年在漫天的花瓣中转目四望,却只瞧见一个隐约的身影。

 

「我叫景,你是谁?」少年回应着边环顾四周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

一只手伸了过来,轻轻拈下飘落在少年青丝上的花瓣。


少年急忙转身,几乎撞进了那人的怀抱。微微抬起头,眼前人胜过绚烂春色的俊朗面容,让少年看着屏住了呼吸。


那人看着少年眨着眼睛,一脸无措的模样,轻声笑了出来。


手指若有若无拭过少年光洁的面庞,旋即转身悄然消失在花雨中。

 

「我们还会再见面的…」


伴着花雨那人的声音飘来,又随拂面微风消散而去。

 

少年却像被勾了三魂七魄,仍然怔在原地。


只是,少年的心竟隐隐开始期待…


唔…

 

人间,好有趣。

~~~~~~
p2为朱一龙花无谢网络图
p3为朱一龙公子景原素材

今天…过节🤪发糖!!

小剧场


3张长图 点开小手指往下拉哟

~~~~~

过节抖个机灵,这么多小仙女喜欢啊哈哈


入面面教,传销来一波!


裴文德x面面

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


…我对自己的定义明明是地下耽美文小写手(误)   

~~~~

脑洞漫画小剧场第二弹 中秋节

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_12aae311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