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号恰

看图说话脑洞专用号

中秋节发糖!


镇魂脑洞漫画小剧场·第二弹


3张长图点开小手指往下拉哦+1张彩蛋


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哟 撒花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一弹 教师节脑洞小剧场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_12a24c243

完全被邪恶又迷人的反派角色面面迷住,什么夜尊、什么鬼面、什么大boss,大概都是外表乖张下的虚张声势。


感觉面面就如同『夏目友人帐』里,那些呆萌直脑筋的小妖怪一般,一边张牙舞爪着,一边柔软脆弱着。


所以就用sai用手绘板,撸了一只治愈系的可爱面,也许就是我心中希望的他本来的模样😗❤️

一边画一边听着这首『一斉の声』

歌词好像温柔的小鬼王对兄控面面诉说,这么乱想着忽然觉得暖到不行…

分享喜多修平的单曲《一斉の声》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28661194/?userid=50153135 


又是这样的表情

你紧咬着嘴唇

试着隐藏内心的懦弱

蜷缩在双眼深处的你

这是你真正的内心


思念 哭泣 孤单 不安

为何怀抱着这样的痛苦

就悄悄寄放在我这里吧

如果没能马上这么做

那就一步一步来吧


背上没有翅膀的我们

只是注定永远无法飞翔


我会用尽声音呼唤你

(弟弟,哥哥带你回家~)

让你不再迷惘

让内心轻盈向上飞舞吧

乘着那阵风 齐声高呼

❤️

《不得》

脑洞穿越文 罗非x傅红雪


冷淡少年剑客被民国痞帅探长好好疼爱的故事。


对设定不解 页尾请翻合集
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血红色的花,在白皙如雪的肌肤上缓缓绽放。这景象凄美妖艳,好似他的名字。


「红雪…红雪」谁的声音呼唤着,近在耳畔又似远在天外。


被子弹贯穿的胸腔,正从伤处渗出鲜血不断蔓延。随着失血,意识也渐渐抽离身体…


世人都说傅红雪是神,是复仇的神。但当神不再是神、仇不再是仇、亲人不再是亲人、爱恨不再是爱恨,只剩下毫无意义冰冷躯壳里的自己,也许只有流血和疼痛才能证明自己活着。


然而那个把自己从湖里「救」上来的探长罗非,忽然把他领进一片光怪陆离的世界。一个傅红雪完全陌生的世界,没有边城、没有黄沙、也没有侠客,而在这里的自己,只有他。


那日,傅红雪的神魂都被粼粼湖面所吸引,恍惚之间缓缓走向湖水深处,却被偶然出现的罗非拉了回岸。回过神来才发现,湖还是那个湖,周遭却不再是那个周遭。 


对于陌生的一切,和陌生中莫名熟悉的罗非,傅红雪不免好奇和忍不住的想接近。


于是自作主张暗地里成为罗非的「影守」,在他不曾留意不易察觉的地方,如影守护。 


只是未曾料到,会有今日的局面。


在罗非猝不及防遭遇冷枪之时,傅红雪便完全凭着直觉,从暗处冲出把罗非下意识的护在身后。电光火石间,放冷枪的人已被自己斩于刀下,只是不知为何发现胸口已湿热一片…


后面的事傅红雪几乎记不清,罗非呼喊自己的声音像是隔了很远,自己的灵魂仿佛漂浮半空,冷眼旁观着不断失血的自己。


罗非…罗非…罗非…心里只有这个名字,他曾在月夜偷下让自己头晕目眩的缠绵的吻,他曾拖着手让自己竟在一瞬间想到天长地久。 


可惜故事尽头,总有告别的时候。因他而重生,为他而赴死。


生死一瞬,心底竟涌起了过往人生中从未尝过的暖意,为这离奇又注定的相遇,为他。


只是生生死死死死生生,傅红雪从未曾放于心上。


却在向死之时,死不得,又在濒死之刻,舍不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爱而不能得,生而舍不得,在「不得」间的冲突,让背负太多苦痛的阿雪剖开冷淡外壳生出七情六欲,初尝苦海翻起的层层爱浪。嘿嘿


绝无BE ,下次定要为阿雪开车。


小号更新过于频繁,回大号为双生鬼王消停几日。就酱~


公子景脑洞文

一边玩图 一边撩动写脑洞文的心 


野路子玩一下


手绘板+sai 做了p1公子景图
vue+plota还做了动图不会发
~~~~~

花,开到荼蘼,漫天飞舞旋转而下。

少年漫步其中,眼里满是充斥的好奇。

原来人间这般有趣…



「你是谁」忽然一个声音传来

少年在漫天的花瓣中转目四望,却只瞧见一个隐约的身影。

「我叫景,你是谁?」少年回应着边环顾四周,却一无所获。



一只手伸了过来,轻轻拈下飘落在少年青丝上的花瓣。


少年急忙转身,几乎撞进了那人的怀抱。微微抬起头,眼前人胜过绚烂春色的俊朗面容,让少年看着屏住了呼吸。


那人看着少年眨着眼睛,一脸无措的模样,轻声笑了出来。


手指若有若无拭过少年光洁的面庞,旋即转身悄然消失在花雨中。



「我们还会再见面的…」


伴着花雨那人的声音飘来,又随拂面微风消散而去。

少年却像被勾了三魂七魄,仍然怔在原地。



只是,少年的心竟隐隐开始期待…


唔…


人间,好有趣。

~~~~~~
p2为朱一龙花无谢网络图
p3为朱一龙公子景原素材

今天…过节🤪发糖!!

小剧场


3张长图 点开小手指往下拉哟

~~~~~
过节抖个机灵,这么多小仙女喜欢啊哈哈

入面面教,传销来一波!


裴文德x面面


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


…我对自己的定义明明是地下耽美文小写手(误)  


~~~~

脑洞漫画小剧场第二弹 中秋节

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_12aae311d

一只野生的面面

开启手绘板sai新技能。




因为不会画背景,所以玩出了日尊和夜尊哈哈哈 夜尊在此  http://qiaqiaqia441.lofter.com/post/1fa454fd_12a1d07ba



邪恶又迷人的反派角色,我要给你写一堆一堆文!!啊哈哈 
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_eff9d193


等我用文虐完傅红雪

脑洞民国穿越文 罗非x傅红雪 拉郎配

白宇《绅探》罗非
朱一龙《新边城浪子》傅红雪
罗非和傅红雪的人设 埋入了剧版镇魂赵云澜和沈巍的梗。


孑然一身的冷淡少年侠客,穿越到民国遇上痞帅探长。爱吐血的边城总受要好好被痞帅探长疼爱呢~


大致脑洞设定如下
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_12a09df42
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…傅红雪!你别跑啊!」

什么鬼!这家伙难道会轻功(会~)?怎么一言不合说消失就消失,还逃得这么快。


我个堂堂探长不信逮不到你!


傅红雪!你别想着躲我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湖畔

罗非停下奔忙的脚步喘息着,那个孑然的身影正伫立在他们初识的那个湖畔。


不知从哪里飘散而来的花瓣,正一大片一大片的缤纷飞舞着,轻落在月色下粼粼的湖面,构成了一幅不可思议的风景,让罗非觉得如同身处梦境。 


傅红雪出神的望着幽静的湖水,月光在他的周身泛起一层淡淡的光晕。他漆黑子夜般的长发披散,白皙肌肤里绽放着珍珠般温润的光泽。

「你别想着骗我…」

听到罗非的声音,雪回过神转身望来,双眸里闪耀着光芒。


罗非轻叹一声,靠得更近了些。

「你在躲我,可又不愿躲远一点…究竟是为什么?」

霎那间冰冷俊逸的雪眼底流转过哀伤…


「跟我回去…」 


「…」雪沉默着,不知过了多久,才极缓极缓地摇了摇头。


「我不逼你…如果你有不能言说的心事。」罗非垂目轻说,一边拉过雪有些冰冷的手,把手指窝在自己手心,「只是你别总想着逃开,别推开我,别躲起来自舔伤口,我不允许!你只需要知道,我一直在这里…」


罗非虽然平时貌似玩世不恭,但并不是个容易把真实心意挂在嘴边的人,刚刚一席话几乎颠覆了罗非过去全部人生的行事准则。


罗非觉得自己简直就像刚刚告白的少女,一边忐忑着期盼回应,一边又慌乱得抗拒对方的答案。


雪低垂着眼帘,罗非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,只感受到手心里雪的手指越发冰冷。


在他内心到底藏着什么心事?又有怎样的过去?为何时时流露出心碎的哀愁? 


感受到雪内心明显的抗拒,罗非并不想给雪强加这样的压力。于是在雪微凉的手背上印上一个温热的吻,缓缓放开转过身去。 


手却被拽住,雪拉着他的手,从罗非身后缓缓紧贴上他的背。罗非甚至能感到从二人紧紧相贴的地方,透过身体内部传来的雪的怦然心跳。


两人沉默的伫立在寒夜的湖畔,两颗炙热心脏的跳动声透过紧贴的身体,渐渐汇聚成同一个共鸣,震得胸腔嗡嗡作响。


罗非再也无法忍耐。


「管他什么过去未来,此刻他就是我的!」


罗非猛然转身攫住雪的下颚,将他的脸上仰,不理会雪的微微错愕,迅速甜蜜又凶狠的覆上了他蔷薇色的唇。 


鼻尖传来雪独有的清冽气息,雪的唇舌有着丝绒般的触感,滋味甜蜜的让人沉醉,只是罗非同时也从他的舌尖尝到了他的害怕。


雪的肩膀微微发颤,脸上的表情既哀愁又妖媚。罗非心疼着雪,却再没给雪退缩的机会。


指间勾勒着雪纤长的锁骨沿着胸前向下滑,雪身体紧绷起来,压抑着自己的喘息,却没再躲开。轻触着雪背后道道旧伤痕,虽然残酷却丝毫无损其美丽,在月色下反而异常妖艳。


雪闭着眼,泄露试图封住喉头的细碎嘤咛,隐忍又难耐情欲的模样,让罗非的身体极度燃烧起来,忽然生出暴戾的想法恨不得将雪狠狠撕碎和自己合为一体。



在微微暗暗的夜色中,雪的苍白肌肤如同夜空的星星一般绽放出银白的光辉。



雪睁开了羽睫覆盖的我漆黑眼眸,对视上罗非的眼神…美目近乎妖。罗非觉得自己失了三魂七魄,完全沉醉在雪眼底的波光流转中…


不知因何相遇,也不知是否终将分离。罗非的一切对于雪来说,是一剂明知不可却又正在服下的毒药;而雪的一切,似乎都在不断诱惑着罗非再深入再深入一点…


这彼此纠葛缠绕的际遇,又离奇又宿命。

既已如此,便不会再放手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在翻车边缘疯狂试探略略略



下次我一定要为肤白貌美易推倒的阿雪发车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长相完美遗传爸爸,性格和发型显然随麻麻 🤷🏻‍♀️嗯… ​​​阿福哥基因超好的!

脑补一万字生子文啊哈哈哈


升级版脑洞在大号

[破案了!🧐巍澜家谱]巍澜生非

http://qiaqiaqia441.lofter.com/post/1fa454fd_12a6818c9

罗非x傅红雪
用手机里三个修图APP  强行同框哈哈哈

孑然一身的冷淡少年侠客,穿越到民国遇上痞帅探长,只有我粉这对CP吗?🤣
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_12a09df42

…简直立刻想写一大堆的车,爱吐血的边城总受要好好被痞帅探长疼爱呢~

脑洞民国穿越文,罗非x傅红雪。

配图白宇《绅探》罗非 朱一龙《新边城浪子》傅红雪

罗非和傅红雪的人设,装入剧版镇魂赵云澜和沈巍的梗,就当芥子世界之一看吧。

加个小短篇 http://xiaohaoqia181.lofter.com/post/1fd7b4e7_12a181fc5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民国二十二年

近郊发现一具尸体,二十五刀,刀刀毙命。

本来这动荡年代,一具无名尸体并不会引起多大波澜,只可惜,这已经是一个月里发现的第三具尸体。

手法相同,地点不同、受害人类型不同、性别不同…总之除了可以肯定是同一人或团伙所为,其他没有任何共性的线索。

探长罗非不由觉得脑壳疼,手指轻捏鼻梁,余光却敏锐察觉的什么异样。

案发现场不远处,一湾平静湖水,一个身影缓缓正往湖的深处走。

罗非瞳孔骤缩,顿时打了个机灵。

来不及招呼手下巡捕,罗非当即朝着湖水奔去。在湖水中连摸带爬,终于接近了那人,连想也不想就从背后一把抱住那人。

那人也不挣扎,就这么任由罗非反抱着被拖上了岸。

罗非俯身岸边,急促喘息着,这才看清了眼前的人。

那人漆黑的衣服、漆黑的长发、漆黑的眸子…黑得发亮。 看模样不过二十一二岁,脸庞轮廓俊朗却似远山上的冰雪塑成,神色冷淡目光似在远方,整个人散发出冷冽的气质。

一瞬间罗非没节操的心骚动了下,端正了心思,再看那人穿着打扮着实有些怪异,是浪人吗?似乎也不像…

「喂,你没事吧」

那人垂着眼帘,毫无回应。

罗非鬼使神差的伸出手,手指抬起那人的下巴,那人才骤然回过神来,抬眼对上罗非视线。

一瞬间罗非敏锐的察觉那人一直淡漠的神情像冰山裂开罅隙,眼神里透出一丝说不清的讶异。

其实罗非自己也觉得怪怪的,却不明所以。罗非可以肯定,从未见过这人,但直觉却感觉这人的气息出奇亲切。


到底怎么回事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又是他?

离上一次出现连环杀人案已经过去数日,凶手却再也没犯案。只是罗非总觉得这几日有人在盯视自己的一举一动,但以他探长的敏锐居然也没抓到蛛丝马迹的证据。

这日罗非带人去北城查案,正巧碰到帮派械斗,局面很快就被手下巡捕控制。


只是罗非察觉到,那个在暗处盯视自己的目光又出现了,罗非立刻凭着直觉追过去。

小巷离犹如迷宫,眼看要寻得那个身影。忽然背后一道寒光袭来,罗非转身拔枪相向,却来不及避让被一刀划伤了手臂,枪脱手而出。

寒光再次袭来,罗非下意识一挡,却见眼前飞出一道黑色身影,在转瞬间干净利落的放倒了袭击自己的凶徒。

闻声而来的巡捕押走了漏网的帮派凶徒。罗非却只四处搜寻刚刚那个黑色身影,虽然没有看得真切,但罗非几乎可以肯定刚刚出手相助的,就是数日前自己从湖里救起的那个黑衣黑发的青年。

又是他?他为何出现在这里?仅仅是偶然?还是别有目的?他似乎在跟随自己,却又不愿靠得太近…

罗非想不出答案,只有一点可以肯定,那个黑衣青年并没有走远,此时一定还在附近。


看来只有找到那青年才能搜寻出答案,罗非的大脑在飞速旋转。


他到底在哪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天色渐晚,探长罗非带着巡捕房的手下继续在街巷中盘查,黑衣黑发的青年一直隐匿在罗非未留意的暗处。


所以当罗非忽然消失在自己视线,却又再下一刻出现在自己面前,黑衣青年一直波澜不惊的神色还是露出些许震惊。

终于和青年正面相对的探长罗非,却不知怎么开口。毕竟刚刚青年救了自己一命,又没有证据表明和眼前的案件有任何联系,不便开口就盘查。

罗非憋了半天,最后干脆一咬牙单刀直入的问
「你…一直在跟着我?」

罗非本不指望得到什么实在的回答,但出乎意料的那人却在沉默了许久后,微微颔首,给了他一个完全肯定的答复。

只是黑衣青年再也没有更多解释,罗非不知为何也没有继续追问。两人一同沉默起来,却又微妙的感到一丝心灵相通。

「对了,我叫罗非,是巡铺房的探长。还没问你尊姓大名?」终于罗非打破了沉默。

「在下…傅红雪」黑衣黑发的青年第一次开口。

「那就叫你阿雪好了! 」话脱口而出,罗非自己也吃了一惊,干嘛要如此亲昵称呼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人。

傅红雪闻言微微一怔,白皙到近乎透明的冷淡脸庞,竟然浮起了抹薄红。


话即已出口,那就硬着头皮装洒脱和亲切吧。「阿雪,帮派的人对你不会善罢甘休。你住哪里?我护送你一程」

「…」傅红雪恍神的望向罗非,脸上的震惊神色尚未褪散。

「怎么了,难道你是没住的地方,还是怕我调戏不敢说?」

本是句习以为常不正经的玩笑话,然而傅红雪脸上的表情似乎在印证罗非的猜测。

「湖边…」隔了半响,阿雪的薄唇里忽然吐露了一句。

湖边?哪个湖边?上次救他的湖边?那个什么也没有的湖边?靠!他是野人还是毛猴?


罗非一踉跄几乎摔了一跤…


夜色里和罗非相对而立的傅红雪,忽然笑了,这笑颜仿佛冰山上折射出的熠熠光芒。

「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笑…」

罗非本想继续追问青年来历,却不知怎么完全忘记开口。

「你是重要人证,今天必须由本探长保护」

「…」


罗非拖住阿雪的手腕,「走吧!」


和行动上的笃定不同,罗非内心对这样举动的自己生出无数疑问。…他是重要人证,所以我才要保护他,罗非终于扯出一个牵强的理由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你的手…」罗非眉头微蹙注视着阿雪手背上的伤口,「刚才替我解围时伤的吗?」心忽然被无法言说的酸疼涨满。


「…」阿雪似乎也才留意到,下意识的伸手去遮挡伤口。「…小伤」


「别碰!会感染」刚抬起的手还在空中,便被罗非一把捉住。


「坐着别动,等等!」


阿雪茫然的注视着罗非翻箱倒柜忙忙碌碌的身影,又低头看看手背上自觉无关痛痒的伤口,似乎无法理解他在做什么。


「找到了!」罗非抱着一堆绷带棉花酒精回来。


阿雪一直缩着的手,却被罗非霸道的拖过去,只能乖乖任由罗非大费周章的把他的手包成一个粽子。


「疼吗?」精心包扎完的罗非似乎还嫌排场不够大,不放心的问。


阿雪缓缓摇了摇头,「没事,我伤惯了…」


罗非正抱扎伤口的手明显停顿了下,阿雪也惊觉自己失言,所幸罗非并没有追问。


他,到底经历过什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夜已深沉。


似乎是极其疲惫,被罗非强行领回家,又强行安顿在自己床上的阿雪,很快发出浅长又平稳的呼吸。


褪去了漆黑冰冷的戎装,只着一袭薄薄的白衫的阿雪,在屋内跳动的暖光下,连睡颜都变得温柔起来。只是浅眠中的他似乎睡得并不安稳,是做噩梦吗?他是谁?来自哪?又经历过些什么?


罗非从未对谁这么好奇又如此莫名的关心。于是鬼使神差的自己搬了个凳子守在了床旁,注视起眼前这个黑发青年。


无法言说的熟悉感,罗非看着阿雪不设防的睡颜,嘴角不知觉卷起了一抹笑。

就这样不知不觉过了许久,困倦渐渐袭来,罗非打着哈欠伸了伸懒腰站起身来,连鞋也懒得脱和衣倒头扑向沙发。

黑暗中,一道清亮的目光在微微闪烁。傅红雪借着夜里微弱的光,默默看向睡沉的罗非,眼神里透着复杂又温柔。

傅红雪的脑里乱作一团…为何我会出现在这里?我在哪里见过他?为何在他身旁就会觉得心安…傅红雪攥住透着罗非气息的被褥一角,渐渐连呼吸都颤抖起来。


我在哪?…

他是谁?…


两人之间又将会展开什么奇妙的际遇呢…


——————

ps 脑洞设定罗非和阿雪在湖水里的初遇,对应新边城浪子最后一幕,失去一切孑然一身的傅红雪失神的坐在湖畔。


背负过太多苦痛的冷淡的少年侠客,一定要好好被痞帅探长疼爱呢!